发表于:

哮喘、心脏病和癌症有什幺共同点?也许是儿时创伤



哮喘、心脏病和癌症有什幺共同点?也许是儿时创伤 

  「创伤」是个沉重且揪心的字。儿科医师纳迪‧柏克‧哈里斯(Nadine Burke Harris)博士在全美各地的医院、诊所和学校里,都看见一个规模庞大且迫在眉睫的公共健康危机:儿时创伤。

  哈里斯博士大部分时间致力于研究和普及关于儿时创伤危害的资讯,2014年她在TED演讲分享这个基于研究的医学观点:三分之二的美国人曾在童年时期经历高度的有害压力,例如父母离婚、亲人过世或家人滥用药物等。儿时逆境经历累积够多的话,就会如实地反应在生理状况上带来极高的疾病风险。

  哈里斯博士在新书《深渊之井:治疗儿时创伤的长期影响》(The Deepest Well: Healing the Long-Term Effects of Childhood Adversity)里写道:「它可能影响孩童的发育,进而影响生理机能。引发困扰终生的慢性疾病与荷尔蒙变化,改变DNA读取方式和细胞複製方式,并显着增加罹患心脏病、中风、癌症、糖尿病与阿茨海默症的风险。」

  简单来说,儿时创伤很可能缩短人们的预期寿命。

哮喘、心脏病和癌症有什幺共同点?也许是儿时创伤

  这也是为何哈里斯在临床诊断前,会先要求家长或监护人填写一份简短的保密问卷,因为她想了解就诊的孩童曾经历多少有害压力:孩子的父母或监护人是否分居或离婚?家中是否有忧郁或精神疾病患者?孩子是否曾看见或听到家人互相伤害或威胁?家庭成员是否曾辱骂、侮辱、羞辱或轻蔑孩子?这些问题还在持续增加中,包括遭受性虐待、家庭成员吸毒或酗酒、社区暴力、吃或住的情形不稳定。

  当孩童接触到巨大的慢性压力和逆境,或是经历激烈可怕的事情时,实际上会改变他们大脑与身体的连结方式。可能使发育中的大脑系统、免疫系统与荷尔蒙系统产生变化,甚至改变基因读取和转录方式。如果偶尔发生一次倒还好,但问题是如果大量经历「有害压力」,对仍在发育的孩童将造成危害终身的健康风险。

  这项开创性研究源于九O年代美国疾病管制与预防中心与凯撒医疗机构发表的「儿时逆境经历研究」(ACEs)。科学家在这项研究中,调查了17500名成年人在十种儿童逆境经历的得分:包括身体、情绪与性虐待;身体与情感上的忽视;父母罹患精神疾病、物质依赖症或入狱;父母分居或离婚,或是在家暴环境中成长。

  原始研究所提出的十种儿时逆境经历,与心脏病、癌症、慢性肺病和阿茨海默症等疾病风险密切关联。根据美国疾病管制与预防中心的数据显示,儿时逆境经历非常普遍:约三分之二的美国人至少经历过一次童年逆境经历,约13%的人经历过四次或更多;相较于儿时逆境经历分数为零的受访者,高得分(四分以上)的人罹患慢性疾病的机率提高了2.5倍、肝炎的机率为2.5倍、忧郁症的机率为4.5倍,自杀倾向则是12倍。

哮喘、心脏病和癌症有什幺共同点?也许是儿时创伤

  原始研究发表后,现在医学专家也发现可能还有其他危险因素可能导致孩童产生压力反应,让大脑与身体功能产生变化。目前有更多后续研究正在进行,所有科学研究也都告诉人们一个事实:至关重要的是早期干预与治疗。

  哈里斯博士表示,行为问题是最显而易见的表现。包括无法控制冲动、自我调适情绪和注意力不集中,但这些症状经常与注意力不足过动症(ADHD)重叠。哈里斯的众多患者是教师、校长或其他人从学校转介过来,面对这些孩童最困难的挑战在于:过动症的主要治疗方式为使用兴奋剂类药物,但如果孩童的潜在问题为压力和创伤时,兴奋剂药物反而不是合适的治疗手段。

  因此,哈里斯博士的儿童治疗团队也协助学校进行培训,让教师了解该如何调节孩童的压力反应和减轻压力,让他们认识到:「好,当一个孩子变得不受管教时,我们还能做点事情帮助他们重新融入与缓解紧张。」哈里斯博士也提到,哮喘、慢性偏头痛或慢性胃痛也可能是创伤症状之一,但由于症状并不明显,所以经常在学校环境中被忽略。

  当然,我们很难要求学校做足所有工作,这需要耗费时间、人力训练和资金,很少有学校具备经过培训的社会工作者或心理学家。哈里斯博士指出,这个问题应该被视为一项公共健康危机,所有人都必须付出心力:「你需要帮助学校!医师诊所是解决问题的一部分;如果你是孩童,你也是解决问题的一部分;如果你任职少年司法机构,你也是解决问题的一部分。所有人都需要成为解决问题的一份子,如果每个人都付出一点心力,那幺就能集结社会力量来解决这项危机。」

图片出处:Media Adil、Robert Wood Johnson Foundation